欢迎来到广东省某某康复医院官网!

居民医疗保险定点医院

台湾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指定合作伙伴

台湾神之手康复研发中心兰陵县试点

兰陵县首家医养结合养老院

24小时咨询电话

“中植系”撤资皇庭,明股实债风波下的危机

作者:发布时间:2019-07-09 09:37

图:皇庭集团董事长郑康豪

6月29日,皇庭国际(000056.SZ)发布公告称,公司收到间接控股股东皇庭集团的通知,深圳市康顺晟源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康顺晟源”)已不再持有皇庭集团股份,并已完成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5月15日皇庭国际所披露的公告中,才刚核实确认了康顺晟源增资皇庭集团20%股权的消息。

彼时公告同时透露,康顺晟源的入股,主要是出于城市更新业务行业惯例而开展的融资业务。皇庭集团与康顺晟源将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深圳、东莞等城市地产板块和城市更新层面展开相关合作,且康顺晟源并不干预皇庭集团的日常经营管理活动,也不会导致皇庭国际的控制权发生变动。

从增资到撤资,仅仅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,显然这不太符合商业常理。深圳商事登记薄显示,6月27日生效一笔股权质押,郑康豪将其持有的皇庭集团20%股权质押给康顺晟源公司。

康顺晟源公司往上穿透,其实际控制人为解直锟,后者是明星毛阿敏的丈夫,旗下掌管着金融帝国“中植系”。

一位接近皇庭的知情人士透露,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,在于此前康顺晟源增资皇庭集团20%的股份,为债务违约后的强制过户。后续的股权返还,则是债务问题解决后重新的协议安排。

皇庭是一家主营业务涉及房地产开发建设、不动产综合服务、产业控股服务、文化旅游服务等多个领域的大型投资控股集团,总部设于深圳。由董事长兼总裁郑康豪先生于1997年创立,2010年控股上市公司“深国商”,2015年“深国商”更名为皇庭国际(000056.SZ)。

皇庭集团在深圳最有名的商业项目为皇庭广场,位于福田核心区域。目前,皇庭集团拥有写字楼项目皇庭中心处于招商阶段,位于福田梅林区域的住宅公寓项目“皇庭壹公馆”预期下半年入市。

郑康豪是皇庭集团董事长、皇庭国际实际控制人,1976年出生于广东潮汕,如今年仅43岁,早前就读于深圳大学工商管理专业,1999年进入房地产领域。

2005年,29岁的郑康豪从父亲郑世进手中正式接过家族生意,随后成立皇庭集团,将其发展成为一家主营商业地产的投资控股集团,在这十多年里,先后通过并购、控股等一系列手段,完成了皇庭集团多方位业务布局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皇庭集团旗下这家上市公司皇庭国际,前身为“深国商”,隶属于深圳国资委旗下的特发集团,于1996年上市。

深国商曾经历过一段漫长的股权博弈,几年间陷入持续亏损和债务累累的危机中,甚至一度面临破产清盘危险,直到郑康豪自掏腰包12亿元现金输血,并将当时皇庭广场的部分剩余股份注入,以及引入各方投资者现金认购入股,才最终使得深国商财务危机的稍微缓解。

公开数据显示,2015-2017年的三年间,更名后的皇庭国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.68亿元、3.26亿元、7.02亿元。虽然业绩上并未有突出表现,但在2017年皇庭国际业绩小幅提升的阶段上,作为实际控股人的郑康豪却接连两次卷入了被协查的风波,致使皇庭国际股价腰斩,发展陷于泥潭之中。

2017年11月,皇庭国际公告透露,郑康豪因个人原因正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调查,皇庭国际无法与其取得联系,其董事长职责将由陈小海代行,直至其能正常履行职务为止。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当时郑康豪被调查的原因是陷入了深圳原副市长吕锐锋案。

一直到2018年的2月27日,皇庭国际才发布公告称,郑康豪已正常在岗履职。在这期间,皇庭国际对外宣称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,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了长时间停牌,但仍然股票市值大跌,难逃牵连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半年后的2018年10月17日,郑康豪再次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调查。根据报道,郑康豪这一次是因涉及深圳原市委___、前___书记李华楠案而被要求调查,虽然此次仅间隔了一个月,郑康豪便返回公司正常履职。

这已经是郑康豪两度牵扯于深圳官员的案件调查之中,不仅直接导致皇庭国际股价在半月内多次异动,出现持续性暴跌,市值蒸发几十亿,也促使了皇庭国际展开股价保卫战,向内部员工发出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,对亏损进行兜底,以及自身实施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。

皇庭国际在上市之初主要经营商品零售业,在国内逐步发展大型连锁商场,后期因顺应商业发展形势的变迁,开始大力发展购物中心项目。

2010年公司完成重组后,确定了以商业地产经营为公司的主营业务,并以委托管理、整租、不动产投资合作等多种方式,为购物中心、商办写字楼、酒店管理、公寓等多个商业不动产领域提供综合服务和自持运营服务。

截止2018年12月31日,皇庭国际不动产整体管理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,已布局珠三角、长三角、西南、中原、西北等区域。其中,2018年皇庭国际新增自持商场面积约8万平方米,扩大了自持物业规模的同时,还签署了多个轻资产的商业管理输出项目,如为汕头皇庭广场、西安皇庭广场、柳州恒隆汇等项目提供运营管理服务。

对于总部位于深圳的皇庭国际,最广为熟知项目便是深圳福田CBD中心区的大型购物中心项目——皇庭广场。皇庭广场作为皇庭国际在深圳的首个综合体,于2013年12月25日开业,如今投入运营已近6年。

除了皇庭广场外,皇庭国际在深圳的项目还有其委托管理的深圳CBD区域标志性建筑皇岗商务中心、皇庭中心以及深圳南山区的青青世界亲子乐园。皇庭中心自2017年正式招商起,历时一年便完成近90%招商进度。

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皇庭国际在华南地区营业收入合计为8.66亿元,约占全国营业份额高达91.3%,与去年的6.59亿元相比,同比增长了31.4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前后,郑康豪涉足金融领域并完成诸多布局,分别耗资3.0亿元、3.5亿元,依次取得深圳市同心投资基金股份公司(以下简称“同心基金”)、深圳市同心小额再贷款有限公司的控制权。

天眼查信息显示,同心基金成立于2013年7月,注册资本29.4亿元,目前管理资产规模超100亿元人民币,股东均为深圳市“同心俱乐部”骨干成员,实属深港两地经济、社会以及政治上有地位的工商界知名人士,如信义集团李贤义、鹏瑞集团徐航、京基集团陈华等。

皇庭国际的收入构成中,金融业务占比已经较为突出。2018年全年皇庭国际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7.47%,达9.49亿元,其中金融业务达到2.89亿元,占比约30%,仅次于主业务商业运营服务。

2019年一季度,皇庭国际实现营业收入2.18亿元,同比减少1.5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25.06万元,同比减少7.78%。截至报告期末,皇庭国际总资产为131.89亿元,较上年度末减少0.4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54.02亿元,较上年度末增长0.78%。

截止一季度末,皇庭国际货币资金约为2.25亿元,较上期同比下滑82.56%;在负债率上,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0.08亿元,同比增长67.44%,短期借款为3亿元。

这也就意味着,无论是上市公司,还是其控股股东皇庭集团,均面临着短期偿债风险。要提振股价,恢复股东信心,则需要更加提高公司透明度和创造真实价值。

上一篇:中国移动正式进军电竞领域 首个赛事覆盖一亿用户[图]

下一篇:开发商拒绝公积金贷款或被“锁盘”